1)第五十八章 用心险恶_从刘备救援徐州开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为了迎接刘义逊,郑益今天安排的的重头戏就是算数,这可是所有士子的噩梦啊!

  郑益怕一般的题不能难住刘义逊,特地从他父亲郑玄那里偷了一道最难的题作为压轴。

  郑玄把这道题藏得很隐蔽,深埋在他的竹简堆里。若不是郑益是亲儿子,也是万万不可能接触到的。

  郑益知道这道题,也是机缘巧合。他的父亲和当代的很多大儒都有联系,碰到什么彼此都觉得有难度的题就会互相交流一番。

  一个月前,泰山那边送来了一封书信,郑益记得父亲郑玄当时正在吃饭,见到这道题顿时入了迷。饭也顾不上了,拿着那封信就回了房间,一下午都没有出来。郑益去问,郑玄只是说别打扰他,饭菜放在门口就行。

 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,郑玄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,拖着疲惫的身躯出了房门,神色里满是失望,好几天都闷闷不乐。

  后来几天虽然郑玄嘴上不说,但是郑益敏锐地发现,他的父亲其实一直还在私下里算这道题。只不过好像耗费的时间有点长,不好意思让人知道。

  半夜里点着灯夜战,对外只是说是连夜读经,可郑益是他儿子啊,瞒得了别人,还能瞒得了他呀?

  直到前两天郑玄才终于放弃了对这道题的计算,不情不愿的给泰山那边回了封信,还很倔强的说自己最近忙于注解孝经,请他稍等两天。绝对不承认自己不会,郑玄这老头很要面子的。

  郑益趁郑玄为众弟子讲经的时候,偷偷摸进他的房间,把那封信偷了出来,见到上面的题他也懵了。

  但是不像父亲,他当时就知道自己做不出来。不过做不出来没关系,拿过来做压箱底儿的宝贝嘛。

  你看,这次他不就用上了吗?

  刘义逊一脸无所谓,可是孙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惨兮兮的,可见之前的话并非骗人,他是真的不擅长算术,只能走文科路线。

  路走窄了呀!

  郗虑又得意了起来,“师兄,要是看不懂题目可以问我哟。”

  郗虑语气非常的欠打,孙炎那种老成的性格也有些受不了。他的脸从下巴红到发根儿,鼻孔张的老大,额头上青筋绷起,显然被气的不轻。

  看郗虑这副样子,算术应该是他的拿手好戏,刘义逊摩拳擦掌,一心想为孙炎出了这口恶气。

  第一道题是有关勾股定理的,“今有池方一丈(十尺),葭生其中央。出水一尺,引葭赴岸,适与岸齐。问水深、葭长各几何。”

  还可以,不算很难,一元二次方程,轻松解出蒹葭长为13尺,水深12尺。

  第二道题,今有共买鸡,人出九(钱),盈十一;人出六(钱),不足十六。问人数、鸡价各几何?

  刘义逊有点适应不了,实在是太长时间不被数学毒害,一时忘了怎么入手。

  到底是9X+11还是6X+

  请收藏:https://m.rsjd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