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五十七章 呵护感_从刘备救援徐州开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郑益还没来得及说话,孙炎就赶忙向他解释道,“师兄,是这么回事儿,刘兄他就是有两句话记不太清了,向身旁的师兄弟们求证一番,没什么大事儿。”

  “一两句话记不清,是这样吗?”郗虑斜着眼,嘴都撇到了下巴下面,“郑师兄您刚来没看清楚,我可是一直都很注意着这位刘先生。我保证他从开始到现在写的每一个字都是从别人那里抄来的。师兄要是不信的话,可以站在他身边,让他自己接着往下续两句。只要他能写出来,让我干什么都行,我可以当着在场诸位师兄弟的面向他赔礼道歉,但是你问问他敢吗?”

  郗虑的声音很大,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。但是看过来的人越多,郗虑就越兴奋,越说越激动。

  孙炎脸孔胀得通红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郗虑的话很有说服力,一众弟子已经开始小声议论起来,还对孙炎和刘义逊二人指指点点。

  郑益点点头,刚要说点什么?

  刘义逊大打断到,“郑师兄,不是我不懂规矩,实在是见识浅陋,这一篇《封燕然山铭》也只是曾经读过几遍,未曾熟记。”

  刘义逊扬声对着在场的所有人道,“诸位师兄弟可能不太清楚,小弟我自幼嗜学,无奈家境贫寒,没有条件读书所以经常向家里有藏书的人家借阅。借来的书还要还,所以只能算着日子手抄下来,有时候竹简都不够用,只能把最重要的文章给抄下来,其他的都只是粗粗的看一两遍而已。一抄完马上就得把书送回去,因为如果逾期了,可能以后人家就不借给我了。像《封燕然山铭》,就是这种小弟只看过一两遍的文章啊。”

  刘义逊说到动情处,忍不住拿手偷偷抹泪,他都被自己给感动了。

  在场一众弟子听了也都红了眼眶,他们之中大半都是寒门出身,刘义逊所说的也是他们曾经的经历。

  刘义逊接着道,“小弟我天资愚钝,既没有郑公那样的博闻强记,又没有诸位师兄弟天资聪颖,所以一直到今日,这也只是记了个七七八八。小弟实在是羞愧的很啊!”刘义逊掩面痛哭似乎是真的在为自己的愚笨后悔。

  一位瘦高的弟子站出来说,“刘兄说哪里话,求学之路,向来是任重而道远。我等碌碌之辈,谁敢保证自己每一篇文章都记得清清楚楚。反正我赵商是做不到,在场有谁能做到?郗师兄您能做到吗?”

  赵商的反问把郗虑都干懵了,刘义逊也没想到这个姓赵的人这么仗义,竟然替自己出头。

  郗虑不敢托大,连连摆手,“我哪里有那个本事,赵兄取笑了。”

  见郗虑服了软,赵商又对郑益道,“郑师兄,我们这一轮比拼的是书法,又不是比谁记得劳。这位刘先生一时忘却,看一看我们的又怎么样,反正我们比的又不

  请收藏:https://m.rsjd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